www.8034c.com

三人蒙面抢劫超市 身份暴露残忍杀害店主独生子

时间:2019-09-10 08:54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家里怎么样,母亲的身体还好吧?今年2月初,29岁小华在福建省建阳监狱进行亲情会见时,心情开朗了许多。 6年前,他和两名同伙原本只想进屋抢点钱,不料其中一人暴露了面相,临时起意决定杀人灭口,一名14岁男孩惨遭毒手。小华从被判处死刑到改判死缓,再到去...

  “家里怎么样,母亲的身体还好吧?”今年2月初,29岁小华在福建省建阳监狱进行“亲情会见”时,心情开朗了许多。

  6年前,他和两名同伙原本只想进屋抢点钱,不料其中一人暴露了面相,临时起意决定杀人灭口,一名14岁男孩惨遭毒手。小华从被判处死刑到改判“死缓”,再到去年减为无期徒刑,这6年来的人生经历就像过山车一样,悲喜交加。而出现转机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一个小细节,使得他从主犯变为从犯,从“死刑簿”中抢救了回来。

  2008年6月9日,身在福州长乐的小华和阿仁、小新、欢欢赌博输光了钱,商决定去抢劫。为此,他们租了一辆小车,买好刀具、手套、鸭舌帽、口罩、手电筒和胶布等作案工具。

  6月12日,四个人开车上街寻找作案目标。其间,当车子经过六林村陈小艳开的超市时,小新说“就抢这家超市吧,不要再找了”。原来,该家的男主人长年在外地做生意,留下妻子陈小艳和14岁的独生儿子强强在家。欢欢对超市的情况很熟悉,知道可以从超市顶层的天井爬下去。

  6月14日凌晨两点,在准备动手前,欢欢临时有事被家人叫走,所以当天只有小华、阿仁、小新三人参与作案。他们戴着手套和鸭舌帽,拿着刀具,掀开超市房顶石棉瓦,通过绳索爬进屋里。

  阿仁第一个进屋,不小心踢到墙壁发出声响。睡在二楼卧室的陈小艳被惊醒,她起床打开房门,看见站在门口的阿仁,不禁大叫“抓贼”。

  陈小艳当即被阿仁推倒并按压在床上,手臂被阿仁手上的刀割伤。强强听到声音走出来,上前拳打阿仁的背部,被随后赶到的小新砍了一刀。强强向外逃跑时,被小新按住在另一张小床上。

  小华随后也赶到了,用胶布粘住陈小艳的眼睛,再捆住其手脚和嘴,接着配合小新捆住强强的手脚、嘴巴和鼻子。随后,三人在屋里搜走100多元现金、一部手机、一张银行卡和一块玉。

  在作案期间,小新因为紧张没戴好口罩。“我被强强认到了,如果不把他弄死,我们几个人会一起完蛋。”小新提出杀人灭口,得到阿仁和小华的同意,使得这起入室抢劫案件转变成故意杀人案。

  于是,小华用胶带绕着强强的口鼻和脸部又捆了几圈。强强被捆后嘴巴一直张不开,用脚蹬地板。这时,小新上前扼着强强的颈部。阿仁则用手捂压强强的口鼻。

  其间,陈小艳听到声音,就喊“别伤害我儿子,钱都拿给你们”。小华就用普通话对她说,“只要你不叫,你儿子就没事”。后来,陈小艳就没有再叫了。

  可怜的强强左右摇动脑袋,双脚一直跺地板,在做最后的生命抗争。一两分钟后,强强的身体软了下去。害怕强强没死,小新和阿仁又将其抬到楼下放满水的浴缸浸泡。

  三人逃离现场前,阿仁怕留下痕迹还拖了地板。之后,陈小艳挣脱了胶带,找不到儿子立即报警。警方在楼下浴缸找到强强,但此时强强已经没了呼吸。经法医鉴定,强强是被他人捂压口鼻,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。

  案发后,小华、阿仁、小新三人先后被警方抓捕归案。独生儿子被杀死,陈小艳夫妇痛不欲生,要求严惩凶手,以命偿命,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。

 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,阿仁、小新、小华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持刀入户采用暴力、捆绑、胁迫等手段,劫了他人财物,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。在抢劫后,三人因害怕罪行败露,又以捆绑、掩口鼻、扼颈的方式将强强杀死,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。

  小华的律师提出,小华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相对次要,系从犯。法院审理认为,小华参与预谋抢劫、准备工具、踩点,在实施杀害强强过程中,还参与用透明胶带缠住强强的口鼻等行为,与阿仁、小新的行为相同,无法分出轻重,因此认定三人在抢劫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,系主犯。

  2009年1月13日,一审法院作出判决,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阿仁、小新、小华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,合并决定执行死刑。此外,法院还以抢劫罪判处欢欢有期徒刑十年,剥夺政治权利一年。

  “人不是我杀的,我不是主犯。”小华认为法院对自己判得太重,提起上诉。其他三名被告人也提起上诉。小华的父母找到福建秉峰律师事务所的陈恒峰律师。

  “一审法院量刑偏重,小华在共同犯罪中情节较轻,不应该被判处极刑。”陈律师认真看了材料后,在小华家属的请求下,接下了这个“难啃的骨头”。

  陈恒峰律师在查看案件材料中,注意到一个细节,从这个小细节切入进行辩护,为小华争取了一线生机。这个细节就是受害者陈小艳讲的一段话。

  受害人陈小艳称,当听到儿子发出的“哼哼”声时,她怕儿子被打就说,“不要碰我儿子,想要钱我下去帮你拿”。此时,有人说“不用,只要你不叫,你儿子就没事”。

  “陈小艳能听到哼哼声,说明强强的口鼻没有封死,气息尚通,不然是不能发出声音的。”陈律师说,这是一个基本常识,但是很容易被忽略了。这段话说明小华封强强的口鼻,只是起到捆绑的作用,不是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。

  这个观点与法医鉴定也不谋而合。法医鉴定认为,强强的死因是被他人捂压口和鼻,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。而三名主要被告人的口供也显示,当时小新扼着强强的颈部,阿仁用手捂压强强的口鼻,经过一两分钟最终导致强强死亡。

  此外,陈律师进一步辩护称,根据被告人的供述,提议抢劫的不是小华,最先进入房间的不是小华,提议杀人灭口的也不是小华,导致强强死亡的直接原因是“扼”和“捂压”,而不是小华封口和鼻。此外,小新和阿仁怕强强没死,身上留有他们的手纹,还将强强抬到一楼浸泡。

  陈律师认为,一切证据都表明,小华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对较小、主观恶性相对较浅。一审将小华与小新、阿仁一起不加分别地判处死刑,量刑严重失衡,不符合因罚相一致原则。况且一起命案中判处三人死刑,也不符合少杀、慎杀宽严相济的刑法政策。

  2009年10月23日,福建省高院经审理,认为一审认定小新、阿仁、小华故意杀人、抢劫犯罪的部分事实不清,罪责不明,依法撤销一审判决,发回一审法院重审。

  省高院的这个裁定,对小华一家人来说是个好消息。然而,小华60多岁的父亲因经受不住儿子被判死刑的打击,加上积劳成疾,没等到法院重审判决,就抑郁而终。在看守所的小华听到父亲的噩耗时,不禁大哭,心中充满对父亲深深的歉意。

  法官重新梳理各种证据,并充分考虑了陈律师的辩护意见,认为小华虽然也是杀害强强的实施者,主观恶性和人身危害性也大,但在致死强强环节上,其作用次于小新和阿仁,故对其判处死刑,但不必立即执行。

  据此,2010年7月,法院作出判决,以故意杀人罪及抢劫罪,判处小华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对小新及阿仁,仍维持原来死刑的判决。

  小新及阿仁不服,上诉到福建省高院。2010年12月,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书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决,并在2013年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改为无期徒刑。(除律师外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